今天是,欢迎访问中国电信集团之根网站!
红色寻根网首页>>寻根溯源
首页 >>  基地教育  >>  正文
《红色电讯 光辉历程 —中央苏区电讯史展览》解说稿

《红色电讯 光辉历程     中央苏区电讯史展览》解说稿

中央苏区电讯是在艰苦斗争的条件下,伴随着红军电讯的创立发展而建立起来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电信的开端。她不仅是中国革命史上光辉的一页,更是中国电信发展史上灿烂的篇章。

中央苏区电讯在反“围剿”的战争中,在保卫建设红色政权中,在革命根据地的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为全国各解放区和建国后电信事业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历史经验。电讯战士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职守,为革命出生入死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是我们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值得永远发扬光大。

为了发扬中央苏区电讯光荣的革命传统,在当地党委、政府的重视支持下和通信部门的协助下,中国电信集团公司根据史料举办了《红色电讯,光辉历程      中央苏区电讯史展览》,供大家参观学习,激励电信员工为创建一流电信企业而努力奋斗。

展览共分六个小组展示:一、红色电讯起源;二、电信网络规模;三、组织领导体系;四、领袖关怀教诲;五、在艰苦岁月里;六、战场上显神威。

一、红色电讯起源

中央苏区电信事业的创建与发展,与红军的创建与发展,紧密相联,密不可分。她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发展过程。早在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部队就建立了有线电话通讯。1929年,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四军在赣南、闽西建立革命根据地并创建中央苏区。当时的通信条件还十分落后,红军只有20多部电话单机,都是由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平江起义部队带来的,仅能架设少量的短途临时电话线路。1930年,红军在第一次反“围剿”战争中,全歼张辉了      部,缴获总机3台、电话单机20余部,被复   30多华里、收信部1部。在追歼谭道源部时,又缴获1部完整电台。1931128日,红一方面军总部在宁都小布成立第一支无线电队,并举办了第一期无线电训练班,培训了12名报务员。同年4月,党中央又从上海派来一批无线电人员到中央苏区红军为中央苏区建立有线电通信和无线电通信奠定了人员和物质的基础。这是19319月,中共苏区中央民局,红一方面军总部迁驻瑞金叶坪村后,同年底在此建立的第一个电话总机室。这些都是红军在屡次战斗中缴获的通信器材。这是19311月至19337月红军缴获国民党无线电台情况一览表。

二、电信网络规模

中央苏区的电讯网络由无线通讯和有线通讯两部分组成。无线电通讯主要在中央领导机关和红军部队中建立和发展。有线通讯除在红军总队中使用外,还建立了民用电话网络。1931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瑞金叶坪成立,中央政府各机关都安装了电话,瑞金叶坪、沙洲坝、云石山亲临时中央政府先后的几个驻地都设有3050门的总机。同时,建起了中央通信部分省、县以及县与县之间的长途电话网。到1932年前后,中央苏区红一、三军团都配有10门以上的总机和若干部单机。

随着电信业的不断扩大,迫切需要专业技术人员。1932年,临时中央政府专门发布了《征求技术人才启事》。在红军队伍中也加强了对通信工作的领导,193345日,中革军委主席朱德、副主席王稼祥、彭德怀联名发布了《军委关于无线电,有线电战利品的保护与收集通令》,要求“各级指挥机关,以后在每次战争胜利中须将这类战利品全部收集,不得置之不顾,任其散弃,并须负责妥交兵站运回后方或送来总部并且报告”。

自从19319月,中央苏区与上海中共中央取得无线电联系后,中央苏区相继与湘鄂赣、湘赣、湘鄂西、鄂豫皖、闽浙赣等革命根据地建立了无线电联系。1933年初,中共临时中内迁驻瑞金后,中央苏区与其它各根据地的无线电联系更加紧密。同时,以瑞金为中心,组成了瑞金到于都、瑞金到长汀、瑞金到会昌的长途有线电话网,加强了中央政府与江西省、福建省、粤赣省等胜地政府的联系。中央至部分省、县以及许多县与县之间都可以通电话。这是中央苏区长途电话线路示意图。

三、组织领导体系

中央苏区电讯,在193111月底以前,不论是无线通信还是有线通信,   红一方面军总司令部领导。1931年底,中革军委总参谋部成立交通科,红军中的电讯由交通科负责。19335月,中革军委从前方迁驻瑞金沙洲坝乌石垅,军委总司令部以后还专门成立了负责军队电讯的通信联络局(四局)。

中央苏区的地方电讯1931年底在瑞金叶坪建立了临时中央政府电话总机室,负责中央机关的电话业务。193212月,成立中央电话局,归中央内务人民委员会领导。这是中央苏区电信机构成立时间及演变过程表。这是19319月,随红一军方面军总部迁驻于此的红军无线电总队旧址。这是1932613日中央人民委员会第16次常委会通过的《内务部暂行旧址纲要》。这是位于瑞金沙洲坝的中央电话机旧址。这是中央内务人员委员部历任部长何叔衡、曾山、梁柏台等同志。

为适应中央苏区电讯的发展,一方面在高薪聘请专业人才的同时,一方面开办了训练班,自已培养人才。19321月,中革军委在瑞金叶坪洋溪成立无线电学校,校长刘光甫,政委杨兰史。同年5月迁驻瑞金叶坪坪山岗,并改为中国工农红军通信学校,校长刘光甫、政委曾三。学习的课程有政治课、外语、数学、电子、收发报、机务等。从宁都小布第一期无线电培训班到红军通信学校,共招收了11期学员,培养了各类通信人员2100余人。红军通信学校的学习,生活虽然非常艰苦和紧张,但学校俱乐部常组织学员开展各种文体娱乐活动,如下棋、打球、演短剧等。

19316月,红一方面军总部还在于都羊头寨组建了通信材料厂。19334月,迁驻瑞金叶坪下陂屋,并改为通信材料厂,涂作潮任厂长,朱邦英任政委。有效地解决了通信装配检修问题,保证了通信的需要。

此外,中央苏区电讯机构党团组织非常健全,政工队伍出非常活跃。这是党团组织设立及政工人员配备情况表。

四、领袖关怀教诲

中央苏区电信队伍是在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领导的亲切关怀下成长壮大的。1928年,周恩来在上海曾派李强和张沈川等人到莫斯科和上海学习无线电技术,举办地下无线电训练班,培训无线电骨干,派往中央苏区。如伍云甫、曾三、涂作潮等同志就是从上海派来的。1931年,红一方面军总部成立无线电队后,当时的红军总司令朱德、总政委毛泽东还亲自为他们上课,从生活、学习、工作上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鼓励大家“要做革命的鲁班石”。让许许多多像刘泮林等中央苏区电信人员难以忘怀。有一次,毛主席问我们,懂不懂通信工作的重要性?毛主席见我们一时答不上来,就说,做任何工作,都应该知道它的重要性。你们是革命的千里眼、顺风耳嘛,红军缺少了电台,就好比缺了块“鲁班石”一样。接着给我们介绍了“鲁班石”的故事。他说,很久以前,有条河上要修座石桥,招聘了不少能工巧匠,连夜开山取石,辛辛苦苦干了好多天,桥身修好了,拱形桥洞也砌得差不多了,只是桥洞的脊梁处,还缺少一块又坚固又合适的石块嵌进去。这块石头很重要,没有它,桥就砌不成,于是石匠们四处寻找,不知道爬过了多少山,涉过了多少河,才在一个打草鞋的老公公家里,发现了那块垫着捶草用的石头挺合适。搬去一试,正好不大不小。石桥终于修好了。原来这块石头是鲁班留下的。他在此路过,量量桥身,又看看准备的石料,就知道少这样大小的一块石头。于是他悄悄地按尺码凿好一块丢下。从此,人们就给这块石头起了个名字叫“鲁班石”。毛主席停了停接着又说道:“红军今后要大发展,这里要点米种,那里要点米种,一块块被割的苏区,要靠你们在空中架一座桥连起来。大家想想,你们不是红军的“鲁班石”吗?从那以后,我们常用“要做革命的鲁班石”这句话来鞭策自己。正是有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领导的高度重视和深深教诲,以及党组织的培养,中央苏区电信队伍才得以健康成长,不断壮大,也才使象王诤、刘室等一批从国民党军队俘虏过来的无线电人员转变为一名忠诚的革命战士。新中国成立后,王诤即任中国邮电部副部长,刘寅即任中国电信总局局长。

五、在艰苦的岁月里

中央苏区电信是在国民党反动派的“围剿”和封锁中,通过艰苦奋斗,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逐步发展起来的。展现在大家眼前的红军无线电总队的陈列品,都是按原稿复原的。办公用桌和凳子还不是很齐全,当时能向群众借到什么就用什么,床是搁上两块木板做成的,文具纸张有的是把用过的报纸边裁下来,作练习或记录用。铅笔用到拿不上手,便用竹片或竹筒套着、夹着,绑着继续使用。尽管物质条件十分恶劣,生活艰苦,但所有的电信员工,都能以高度的革命责任感,克已奉公,尽心尽责完成通信任务,保证了红军和党政机关对电信的需要,培养和形成了以下优良传统和作风。

一是克服困难,艰苦创业。在工作、学习、生活都在艰苦的环境中,不但毫无怨言,电信设备补充困难,他们用年轻的生命来保护;粮食短缺,自己动手养猪、种菜,上山挖野薯,下河摸鱼虾。还千方百计减少自己的开支,节约各种费用,参加节省运动,认购公债,支援革命战争。19343月,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刊载了《通信学校的节省运动》一文,就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二是勤学苦练,锲而不舍。电信通信在当时是门新技术,特别是无线电通信,要学习掌握它要有一定的文化基础,而当时调来学习培训的红军战士大多文化较低,业务不熟,但他们不畏艰难,想尽一切办法来钻研提高。时间不够用,就在课间休息时读,吃饭的时候划,熄灯后默背,甚至晚上睡觉时出用指头在肚皮上写。没有纸,就用旧报纸的报头写字,用沙盘练习。正是凭着这种锲而不舍,勤学苦练的精神,他们个个都在6个月内,有的4个月就圆满完成了学习任务,并上机工作。

三是紧密团结,互相帮助。中央苏区电讯人员来自多个方面,有的来自基层,有的来自机关,有的来自的军队,并且出身不同,文化水平和生活习惯也不同,但他们抱着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在红军部队的大熔炉里,紧密团结,并肩战斗。工作上互相支持,学习上互相帮助,生活上互相关心,关系融洽,亲如兄弟。

四是忠于职守,高度负责。“(一)不浪费一些电力,不失一次联络,不收错或发错一个电码……(二)不在机上私自谈话,不违犯红色通讯规律,保障通讯的秘密……;(三)不损坏一个机器,一只灯泡,不拆断一个汽缸圈,努力保障机件……;(四)加紧训练学生,培养党的干部,扩大无线电讯的组织……;(五)节省个人消耗,参加经济动员,充实革命战争经费……”。这是当“红色技术人员在经济战线上的冲锋精神”,这也是他们当年对革命事业满腔热情的真实写照,正是他们这种高度负责的工作态度,保障了红军及党政机关的电信通讯,为红军反“围剿”战争的胜利和中央苏区的根据地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

六、战场上显神威

中央苏区是电信人员充分发挥“千里眼,顺风耳”的作用,在与敌斗争中屡建奇功。

19315月,在第二次反“围剿”中,只有一部来电台的红军报务员,连续20多天夜以继日地侦听情报,报务员王诤终于截获公秉藩师部电台“从富田去东固”的情报。红军根据这一情况重新部署埋伏,歼敌一个半师,为第二次反“围剿”的胜利立了首功,受到朱德总司令的表扬。

在歼灭公秉藩的战斗中,一个电话兵架线时发现敌人尖兵排正朝红军总部所在地行进,他飞快地将敌情报告朱德总司令,朱总司令立即命令特务队进行堵击,激战20多分钟,敌一个营的援兵猛扑过来。朱总司令指挥特务队予以反击,但敌人很快又以两个营的兵力向我反扑。附近的红军总队听见总部有激烈的枪声,闻讯赶来增援,将敌围歼。事后才知敌师长公秉藩也在俘虏之中,可惜当时并不知情,按优待俘虏的政策,给了3块银元释放了。

在第三次反“围剿”中,报务员曹丹辉截获何应钦致各路国民党军急电,破译,我军获释了敌军采取了“分进合击”的战役企图和兵力部署,红军总部立即调动部队攻打敌人较为薄弱的第三路军。结果我军在兴国莲塘、良村一带取得了三战三捷,全歼敌军,俘敌万余人。战斗结束后,红一方面军总政委毛泽东亲切接见了曹丹辉,并高兴地对他说:“你收到那份何应钦的电报,对这次战役很有价值。”

19332月,红军在乐安战斗中取得胜利,红一军团电台组织监护排进行搜山,俘虏国民党第59师师长陈时骥及发兵四、五万人。

红军总政委毛泽东在曾高度评价无线电通信说,有了无线电通信,红军从内线线转到外线作战,就更加灵活了,部队就更能撒得开,收得拢了。

193111月,红军无线电总队还设立了红色中华新闻台,及时播发了临时中央政府重要宣言及文告,为我党立场、团结人民,打击敌人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为表彰通信有功人员,1931117日,王诤代表通信人员光荣当选为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正式代表,刘寅当选为列席代表,王诤被授予一枚三等红星奖章。1933726日,朱德、周恩来向中央提议授予创立红军无线电通信的王诤二等红星奖章,授予建立新闻台的王震三等红星奖章。

1927年至1937年,在与敌斗争中,中央苏区红军通信战士共牺牲了1793人,其中江西藉的有1491人,福建藉的有41人,这是苏区电讯英烈名录。

中央苏区电讯是在革命武装起义的枪声中,沐浴着战火硝烟崛起,历经战争环境的考验和艰苦环境的磨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中央苏区电讯的革命精神和优良传统远远超于本展览所展示的内容。让我们继承和发扬苏区电讯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以苏区精神为动力,在建设和发展现代化电信事业中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更多>>